四年。
  你離開我,到上個月,已經確確實實的,滿四年了。
  我終於能夠平靜,不悲傷也不鼻酸的想你,心裡是溫暖又充滿能量的。
  


  那段剛失去你日子,我時時刻刻盼望著你能入我夢裡,讓我陪你散步、泡茶給你喝、講笑話哄你開心......
  但你總是不來。
  所以我放棄入眠,也不想出門上課,就窩居在房間裡,跟Miso玩耍,或傻愣的看著牠遊玩、撒嬌、陪伴著我,或徹夜跟朋友MSN,忽略了很多週遭人的擔憂眼光。

  吳董、安東尼、丸子、秉芳...
  當時都安靜的守候在那之外,給我安全的空間與距離,讓我自己靜靜整理傷心與失落。


  某天傍晚,去小朋友們的聯課活動,忘了誰講了笑話,我笑了,吳董在一旁看著我,用他一貫溫柔的眼神,說:妳終於笑了,我已經很久沒看到妳笑了。
  當時,我才發現我的躲藏,對他們來說是多麼大的折磨與牽掛。

  他們懂我、理解、體諒我,才讓我隔出這麼大的空間一直獨處著。但我只顧著自己傷心,卻沒看見他們,焦急又難過的等候。

  因著吳董的那句話,我開始把眼光,放回沒有你的世界,就是我所生活的,真實的世界。課業、社團、人本的夥伴...
  

  
  每次想到你的離開,腦海裡浮現的畫面,就是一隻被丟棄在傾盆大雨中的貓兒,孤零零、濕淋淋。

  從小在父母身上感受不到的愛,是你給的,你用深厚、完整、理解、毫無期待與保留的愛的力量,讓我跟哥每次回埔里就是全然的開朗自在。
  你用你的溫柔與引導,讓我們走在正確的路上,不致偏差。
  
  你帶給我的,不只是愛的感受,更多更多的,是對人的慈愛與體諒。


  就像舅舅們擲筊問你出殯日期,但卻無法得到確定答案,結果隨後便獲知原訂的日期有另一場婚禮,親友們無法分身兩邊協助,所以舅舅再次擲筊,問你是否因為這原因要延期? 

  很實在的,允杯。

  在場看到的人,都鼻酸卻又清楚的感受到你的溫厚寬大。
  當時的準新娘說你就是這麼慈悲又照顧人,就連往生了,都還這樣盡量圓滿大家。

  
  在最近一次又一次的課題裡,看見自己面對考驗的掙扎,其實是受傷又憤怒的想有些作為、但又無法說服自己去做些什麼的,掙扎與反覆。
  
  那掙扎,其實來自於你,這是你給我最大的祝福與禮物,讓我柔軟的去關懷、體貼,學著不去計較自己得到多少,而是計較大家能獲得多少。


  你讓我懂了愛,在不知覺中,我慢慢將愛內化到自己內在,然後愛著被你疼愛的自己,並且相信,即便你的生命已逝去,但你用另一種形式,活在這世上、活在我心裡。

  所以,愛溫暖、潤澤也寬厚了我。

  我終於能,不求你入夢了。

  我知道,你依然活著,在我內在、在我靈魂裡生意盎然的活著。

  

  你的愛是我的內在滋養,讓我更貼近眾生。


  讓我學會,當我悲傷或受挫時,除了自己的情緒外還能安穩其他人、事、物,我不再躲起來、不再忽略別人的關懷與擔憂。
  讓我相信,我不需要刻意做些什麼,我也能擁有那份愛,我只要願意敞開,去接受。
  讓我明白,當我對人不帶目的的真誠厚實,那才是最安穩的關係。
  讓我體會,當我充滿愛時,我是快樂且自由的,讓我一直走在對的路上。
  讓我堅定,只要我愛自己,就是對你最大的榮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妮卡 謝 的頭像
莫妮卡 謝

Life is LETPS

莫妮卡 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