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總難想像,在我的生命中,會有一天這樣去稱呼別人...


  我的好朋友、姊妹們。


  姊妹們。




  就像我無法預測,我對第一二任男友都稱呼前男友,只是因為分手後的感覺沒有惡,只是十分平淡的友誼,可有,也可無。但對第三任男友,卻因某些人事物影響,連朋友都當不成,只能,稱呼他為男人(還好,不需要到只能稱呼他為"那個人")。

  自從阿公離開後,我已經很少很少哭了,即便男人的離開,雖然心酸澀,我也只痛哭,兩次,然後就哭不出來。
  今年的梅雨跟我的淚一樣,該下卻滴落不下,當雲層與水氣累積到某個程度,才傾盆。


  
  一段感情會讓你獲得到什麼?
  
  對我來說,與男人結束的這段感情,讓我學習與獲得了,太多、太多。


  我終於懂放開無法前行的女人的手,了解包容對方不是解決衝突與誤解的方式;了解即便我傷心憤怒難過到失去理智,我也能保有自己的原則,依循著愛,走在對的路上。


  還有,我的好友與姊妹們,對我有多包容與疼愛。縱然生氣與不捨,卻仍然尊重我的所有決定與作為,放手讓我自己面對。

    
  我對朋友的定義,可能都比別人嚴苛。

  我對朋友也許都和善、可親、熱心,但如果對我只有這樣的印象,代表這只是一般朋友,因為我不認為需要把我其他的面向讓你/妳看到。

  我的地雷、規定、嚴格、龜毛,大概只會對我認定的好友、好兄弟們敞開;只要觸到某個點、相契合,我就很願意敞開心,能很真誠的什麼都說,包括我還沒處理好的情緒與思緒。

  所以要跟我當朋友,很容易也很輕鬆,但是要成為好朋友、姐妹,就會需要承受一些壓力,不是考驗,是面對真實我,的壓力。

08520025.JPG

 


  以前就聽安東尼還是哪個大學同學說過,要面對我不太容易,因為我太會面對自己,而讓別人在我面前很難隱藏自己。

  那時的我總是展現真實的自己,無論別人如何解讀。


  但我發現,這樣很容易傷到人,也傷到自己。
  在畢業後進大本營工作,前一兩年的我處在壓抑自我的職場中,本我與道德我不斷拉扯、混亂狀態,但我也因此磨去了許多銳角,理解堅強通直也可以轉化為豐厚有層次,除了讓人如沐春風,自己也悠然自得。
  
  這樣的轉換,本來是混亂我的,但我卻在現在這份工作,找到穩定的平衡力量。
  今年上半年的我,就是處在人際關係中道德我與本我的失衡狀態,但信賴有這份穩定與姊妹、好友相伴,我才不致偏移。

 

IMG_5835.JPG


  我想,每個人身邊都會有這樣的人,
  他/她總是想讓你開心,
  或者,
  你也認為讓她/他們開心是美好的事;
  可以暢談一些很難具體描述或有實質事實,但卻纏繞在心中的存在;
  可以讓妳在陌生中找到熟悉的安定;
  有種無論你怎樣,都願意陪伴渡過的堅定;
  在妳墜落時,張開雙手結住妳的信念;
  抱著妳,讓妳大哭,再慢慢逗妳開心;
  妳不必說些什麼,就會被理解;
  他/她們不必說什麼,簡單幾句話,就能撫順妳的焦躁;
  在妳殼外等著妳逃避完,再把妳揪出來打氣鼓勵;
  在妳衝動不顧一切時,幫妳拉起手煞車,穩住妳腳步;
  他/她們就是能把妳過去的傷心,用妳能接受的語句製成笑語,讓妳開懷;
  每次聚會或暢談,都像是一部電影或歌曲般經典與雋永;
  即便世事再如何變幻,他/她們仍跟著你一起堅實、變幻...

  還有,總是能給妳,毫無保留的微笑與擁抱,然後,認真的說:我喜歡看見妳又笑了。

 
  很溫暖的存在,很輕很淡,就足夠陪伴妳穿越一切風雨、惡水,因為妳知道,總有一雙手、一個擁抱,在等著妳、伴著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妮卡 謝 的頭像
莫妮卡 謝

Life is LETPS

莫妮卡 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