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堅強嗎?不,這只是工作而已。

 

  工作,得解決別人生活困境;得專注的觀察、體會個案的行為與感受;得溫柔正向的回應別人的低潮與也許是無限迴圈的惡劣情緒;得理解支持、得引發改變動機、得面對各行各業各個年齡層的人並且用他們能理解的話語對話、得時時刻刻衡量各種倫理價值與減輕最低傷害且讓個案獲得最大利益、得為個案預先想到許多步然後分析可能的結果、得在遇到暴力威脅恐嚇甚至有許多刑事前科的個案或家屬甚或相對人時仍然得強壓下恐懼厭惡的私人感受而使用專業態度工作應對、得在對各種灰暗弱勢個案理性客觀溫暖以待的同時仍然天真樂觀的面對自己的人生......

  熱血慈悲有愛心有使命感嗎?這是對於專業態度的某種詮釋。但實際上,用更精確的形容詞絕對不會是些。

 

 

P1260439.JPG

 

 

  也許工作了五年之後,對於這份工作已經少了太多激情與浪漫想像,我不再認為社工專業可以改變世界,不認為我們能夠改變別人人生,開始理解這份工作在某些程度上是評估風險並且在許多賣老臉去維繫關係的各種資源中製造一種雙贏來獲取完全用於嘉惠個案的利益以提早預防甚或補救那已出現危機的人生。

 

 

  還是脆弱易感情緒化的。

  所以,很多時候,面對朋友或家人,我很迷糊、記性差、反應慢、過於樂觀天真孩子氣、不太說話也很容易放空,完全沒有工作上的精明樣,更甚者,會發現我一直呈現想睡樣......但,那是因為,我在讓自己感到安全與安心的人身邊,就會想要好好休息,好好讓自己只是自己,不需要用工作的面貌去面對這些人。

 

 

  其實這篇應該是在讓一些對我的工作抱有高度期待、幻想或高道德與愛心標準的人幻想破滅。

 

 

 

,

莫妮卡 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