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領域工作,會看到非常多各式各樣的家庭、各式各樣的家長,還會遇到非常多類型的孩子。

 

  今天有個上周從安置機構請假返家住幾天的孩子,要回安置機構了,從辦公室把孩子從外婆手中抱走,孩子哭了,也在我身上扭動,要我放他下來。

  因為安置機構的接送車發車時間不能延誤,所以即使了解孩子的難過,我還是得狠下心,把孩子帶走。

  孩子在扭動中,不小心撞到了我,我的眼鏡稍稍歪了,孩子很驚慌地看著我,似乎以為我會生氣。但我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問他有沒有嚇到?然後告訴他,我沒辦法抱著他走樓梯,我放他下來,我們慢慢走下樓好嗎?  

  孩子從我接這案以來,見過幾次,上周也是我開車到十分偏遠(偏遠到我在那裏迷路迷了快一個小時,噗)的機構去接他回來,但孩子,不曾給我任何語言或非語言回應。

  但當我這樣問他後,他點了點頭。

 

  所以我就一邊牽著他,一邊配合他的腳步,一階一階下樓,走到隔壁警政大樓,再搭電梯上去另一個單位等機構車子到。期間,我雖然明知道孩子不會給我任何回應,我還是一直跟他說話而實際上是在自言自語。結果,在等車的時間,我們突然開始聊起天來.......

 

  孩子開始回應我的話,開始軟軟的賴在我身上,開始會模仿我牽著他時用大拇指一邊撫摸他手的樣子摸著我的手,開始會跟我眼神對看,開始跟我笑......

  我沒有特別的反應,還是用原來的態度跟他互動。

 

  他開始跟我介紹他鞋子上的圖案,講到一條曲線時,他說那是蛇。我問他,是一條會溜過來咬人的蛇嗎?他說是,還跟我說蛇好恐怖會咬人。

  社工有時需要適時地自我接露,所以我就告訴他,我也好怕蛇。

  然後我問他:我們都怕蛇,那我們可以當好朋友嘛?(一邊還伸出手要跟他握手)

  

  孩子竟然說好,還伸出手,跟我握起手來。

 

P1210514

  這孩子不是今天的孩子,看穿著也知道,是舊照片拿還充數的吧。

 

  我只是想記錄。

 

  一個孩子,從十分無反應到今天跟我玩起來、說說笑笑,而我在先前完全沒有任何改善我們關係的意圖。

 

莫妮卡 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