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出重大決定前,是消化不了,才累積這麼多的決心。

本來就不想被挽留,不管換誰談都一樣,我只想離開,因為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已經不會把別人的問題或不合理的要求當成磨練或用來傷害已經傷痕累累的自己。

我知道,我可以奮不顧身、努力、奉獻到什麼程度。

但,我不需要再靠付出來換得肯定,不需要把自己弄垮送醫來證明什麼。


我不想,要撐到,得拖著疲累的身心,去撿拾自己飛散的碎片,去花許多時間修補拼湊自己的自我認同與樣貌。

讓我們好聚好散吧。




我並不是造成現在這骨牌效應的第一張牌。
推倒牌的人,真的是很無心插柳柳橙汁(?)的補了一腳。





從我的 iPhone 傳送http://pic.pimg.tw/catletps/1335800350-474612784.jpg

莫妮卡 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