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在前面
美好生活是由貓兒、手工皂、拍照、碎念、吃吃喝喝、旅遊流浪、音樂、電影、閱讀所組成......來了就留個言說說話吧。

 

 

  沒想過,在我的朋友中,妳是第一個離開這世界的人。

  昨夜看到小黑在Line社團中發訊息,我一時錯愕,跟尼克說這件事後,整個人像被抽了力氣,倒在尼克身上開始大哭...

  哭到呼吸不到空氣、喉痛痛了,腦海浮起妳咧嘴笑的樣子,心裡一陣溫暖......收拾了悲傷,開始拿起哀鳳細細看FB社團中的訊息。

 

  是的,是真的,跟昨日公視播映的怪醫豪斯完結篇不同,妳是確確實實的,離開了。

 

 

 

  我前幾日才說,我的個性是從接觸了丸子後才變好的,從決定去基金會當義工起,我都不知道,那是一個人生的大轉折。

  認識了丸子後,我總是在驚嘆,總是在吃驚,驚嘆怎麼有人這麼據理力爭卻又溫柔的顧全所有人的心情?驚嘆怎麼有人可以這麼細膩又這麼大辣辣?

  我很喜歡跟丸子一起吃飯,每每看丸子吃到美食時的表情與讚賞的樣子,就會覺得被她吃下的食物一定會欣慰的覺得自己不虛此生;聽到她說哪間店的食物很有誠意,老闆如何.....就會知道,那間店絕對不會令人失望。 

  有次數想結束後,所有助教跟義工都到台南某百貨內的茶坊吃飯,沒想到他們有低消,但我能吃的東西又只有一個紫蘇梅飯,而店員的態度卻讓我生氣又沮喪委屈,我不想點一些我不能吃的食物來讓自己能坐在裡面跟大家一起,也不想再轉移陣地讓忙了幾天沒能休息都累壞了的夥伴們跟著我轉來轉去...所有情緒都塞著,我不知道能怎麼辦。

  而丸子,卻理性且溫柔的要求找經理談談,將店內不合理的規定與我的困難告訴經理。

 

  那是我第一次,不需要因為飲食習慣問題而勉強、委屈自己去配合店家與夥伴,是丸子讓我知道,每個人的需求都很重要,而在看似衝突的需求中,也能找到適合的平衡。這樣的智慧,我還在學習。

 

  第一次出梯,是有惡魔梯之稱的墾丁小腳ㄚ。

  活動中有天是我生日,而第二天清晨是我要帶的教案,帶想早起看日出的孩子們爬小山去看日出。但當時,我的身體跟精神,早在前幾天就被大大小小許許多多數不清的孩子打架,還有互毆、爭執、抓昆蟲、賣昆蟲、小孩被寄居蟹夾到狂哭...等等的大小事件弄得精神耗弱又疲憊。

  生日那晚,小孩們去睡了,所有活動員跟領隊開完會後,丸子把我留下跟我討論日出教案,她說她覺得我已經到了極限,很擔心我,所以想跟我談談,是否需要幫助。

  我說了自己的狀態後,丸子溫柔的表示她可以帶這個教案,讓我好好休息,好讓我在接下來的梯隊時間中可以繼續照顧孩子。

  我是一個不太能麻煩別人的人,很怕造成別人困擾,雖然自己狀態並不好,要執行這個教案非常的勉強,但自己卻也對丸子的提議有些焦慮,焦慮自己應該完成自己的工作,不應該把自己的工作轉移讓別人承擔等等...

  但丸子說她是領隊,她的工作就是照顧活動員,在活動員需要的時候出來補位......就這樣,我將我的教案內容詳細的跟丸子解釋,心裡暖暖的,有被照顧的感覺。

 

  最最最驚喜的,是在談完之後下樓回活動員寢室,一進門,就看到木頭地板上有個蛋糕,四周還有蠟燭排成愛心。我當下很驚訝地以為有活動員生日,還想說可以吃到蛋糕真好,沒想到,那竟然是給我的生日蛋糕。

  原來,是丸子聽到我曾不經意地說我的生日就是父親節,所以總是在吃父親節蛋糕,也因為在暑假生日不曾有同學、朋友幫我慶生。所以她和玉筍就商量要在梯隊裡幫我慶生,蛋糕,是當天玉筍從台南開車送到墾丁去的。

 

 

 

  之後好幾次的大小會議、幾個梯隊、數想,丸子從沒有規範我們甚麼,也不會去"掌控"些甚麼,相反的,她總是讓我們自己去發揮,然後丟出一些問題,讓我們去思考、把內容想得更完整、細緻。

  我一直很喜歡丸子說"她覺得我每出完一梯過夜梯或數想,就會寫出一本書,而裡面還很多寶"的說法,因為,我總是把梯隊許多事情都用自己的方式記錄、描繪,甚至連幫意萍或其他講師製作教具時的需求與構想也會畫下來。

  

 

  大學畢業後,我還是常常找丸子解惑,把我在工作上的許多疑惑(社工工作是有許多困惑的)、關係的困擾都告訴她,而丸子從不告訴我該怎麼做,她總是傾聽後,找出我的困難跟對方的困難,引導我自己去找出解決方法。

  她是一個樂於讓人成長的人。

 

  有一次,聊到感情的問題,當時的男友私下跟欣賞他的我的女性友人去約會,還有後來的一些被誤解、欺騙、抹黑...我難過的哭著,丸子還是不告訴我可以怎麼做,她只是笑著嘆氣說:阿~~人生啊~~好糾結阿~~

  然後,還是一樣,引導我去看見自己的盲點跟對方的困難,雖然,當時我很不甘願去做這件事情,但是,在慢慢沉澱之後,加上後來身旁的友人也有類似困擾,就更明白,丸子要我這麼做的用意。

  因為理解,才能諒解,才能不對抗,那是出自對自己的溫柔,善待自己。

 

  201206某日,我打了電話,要邀請丸子來參加婚禮。

  丸子說那時預計要出國去,有可能不能到場,我有些失望,還是很努力地想說服她,也拉哩拉雜的聊了我老公的事情、交往的過程等等,很想要讓丸子看看他(就是一種要帶另一半給長輩看的心情),也跟丸子說想要參加丸子的父母成長班......

  為了讓丸子有動力來,我還把我的伴娘-安東妮拉下水,跟丸子說當天安東妮可是要破天荒地穿洋裝、化妝喔.......

  

  沒想到,就在婚禮前幾天,接到丸子住院的消息......這是我婚禮的遺憾之一,也因為日子逼近婚禮,沒辦法北上去探望,只能在每日幫好姊妹的父親祈禱、祝福早日康復時,也把丸子加了進去。

  婚後,又擔心丸子被感染,也不敢貿然地去探病,就這樣......我沒能來的及。

  

  很想念她,這幾日,腦海裡都是跟她相處的畫面與記憶。

  生命裡,認識了一個像丸子這樣總是在讚美你、發掘你優點的人,真的很幸福也很幸運。

  謝謝邱丸子,謝謝妳的一切,謝謝妳讓我更認識自己、認識界良、EGG、小黑,謝謝妳多次挺身而出協助我們,謝謝妳~~




  我相信,我們總會再相見。

  

  

 

莫妮卡 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丫頭
  • 好難過,這麼好的人,妳的懷念文非常感人,讓每個人都見識到她的美好~~
  • 她真的是很棒很棒的人,總是讓大家覺得有個後盾的安心。
    其實我還是難過的,但是,想到她的健康狀況,還是知道,這樣是好的。

    莫妮卡 謝 於 2012/11/06 16:13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