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年底忙年度活動執行報告、董事會會議與紀錄、感謝捐款人贈禮、擬今年度活動計畫、預算與開始執行寒假系列活動.......忙了兩三個月,終於忙到一個段落了(雖然寒假才正要開始,但至少前置作業都忙差不多了)。

  不管是學生時帶玩社團、當志工,或是出社會工作後,我沒有一個人獨自從寫計畫、執行到成果報告所有大小細節都是自己完成的經驗。來這基金會真的是有在還債的感覺(我以前大多是動口不動手的><)

  去年八月底以前的人生,我總在叨念我只想做個案不想做計劃、只想做一線社工不想做間接服務,所以即便兩年前跟去年從社會局離職後都陸續有機構想找我去當督導,我也都回絕掉,沒想到,現在我就是單單純純的在作計畫而與個案工作碰不上邊,而且還不覺得奇怪.......這樣的轉變真的好奇怪。

 

 

  離開社工領域的工作後,其實我很掙扎,一方面是除了社工我也沒其他長處,不可能轉換領域還能優游自在;另一方面是我在去年四月一天內昏倒兩次後,嚇壞了,不想再把時間、健康、好心情去協助永遠改善不了的個案與反抗永無止境光怪陸離的主管、民代與依賴者。

  我是認清在那樣的單位裡,我有可能有天也會上頭條,只是不是被客訴就是過勞死吧。

  

  

  現在的這份工作,說實在的,很受所有人的羨慕,可以十點上班,六點下班,每月有補貼油錢100元,老闆(董事長)每周才進辦公室兩個小時開會,辦公室就在一個小型社區公益圖書館內,辦的任何活動或是課程都與推廣閱讀有關,薪水雖然不比前一份工作高,但也是令我滿意,加上自從與老闆協商每月只上兩個周六班後變成周休二、三日,但月薪只減800(變相加薪)後又讓我更愛這工作了。

 

  這是上天對我的補償嗎?  

  噗~

, ,

莫妮卡 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