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文章十分十分少,要說忙,其實也都是上班下班上網聊天睡覺吃飯跟豆腐玩耍等等。
  
  要說閒,其實有好多東西在腦子裡轉阿繞阿的,然後慢慢沉澱了,就自然的寫出來了:

  現在十分能體會,為什麼人在親密關係中會在與伴侶的互動中看見自己的陰影與投射,但那都需要覺察,而我很巧的在這部分敏銳了許多。
  伴侶的觀察力,也許是職業使然,其實比我敏銳許多,有些對我來說是被忽略的細節,對他而言卻是理所當然,偶爾在這部分有了碰撞之後,我總是思索著自己的粗糙,然後有點羞腆,但也不一定就能立刻將其內化成為一種習慣或觀念,但我仍努力去讓自己更加細緻。
  

------
  

  我一個人陪著自己的時間很久很久,沒有什麼機會去學習、了解如何跟另一個人分享生活與生命。他總讓我看見我的羞怯與不知所措,然後一而再地支持著,讓我有機會去跨越自己的恐懼。
  雖然我一點也不青春,在許多時刻也許是理性又成熟,但仍然還有許多的傻氣與青澀。
  我一直以為柔軟的心可以涵容所有傷害,雖然如此,傷疤在癒合的過程中,仍會癢著,提醒它還存在。而他只是傾聽,然後給了溫暖的支持。那,對我而言是多麼珍貴的啊,只是一個情緒的同理與擁抱,我就能舒緩下來,然後有了繼續勇敢面對的能量。


------


  我喜歡...
  如此溫暖與輕鬆的分享許多小事與往事,然後取笑然後擁抱。
  轉頭看到清亮的眼神,有時讚賞,有時趣味,有時直勾地令人害羞,但都是我閉著眼時仍會出現的畫面。
  自己能真實的表達、撒嬌、依偎,深深的體會到彼此的快樂比什麼都要重要。
  

------  
  

  那天,菜脯小姐最後一天上班,看到我看著她收拾個人物品的種種表情,然後晚上加班時去小七買晚餐時,她說:還好台灣還有他在。
  我突然一陣鼻酸,差點哭了,但是心好暖。
  菜脯小姐與他不曾互動,但她卻可以從我的狀況來判定他對我如何,因此而信賴與相信他。
  不若前任交往時,那種情緒起伏與不安,總是喜悅、煩惱與憤怒交雜著出現,很詭異的;而這段期間,我的心跳很穩定,但力度常常很強,可以清楚感受到胸腔裡,那劇烈的震動,帶動著我的嘴角上揚、眼睛起霧、頭皮發麻,喜悅且安穩著。
  
  
------  

  我發現自己不是全然托付,而是開敞。我並不是把自己交托給他,那帶有要你為我負責的意味,我不想如此,所以,我是張開懷抱,對他。
  我們都在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他總能用他的方式支持與陪伴鼓勵我達成目標,而不是要我成為他想要模樣。
  這感覺很特別,因為我是一個散漫慣的人,只要不與別人有關,我訂的目標絕對不會為難自己,總是一邊玩耍一邊前進;雖然因此總能保持快樂,但在許多人眼裡卻是十分不上進。
  當我們因為這樣的不同尋求共識時,我發現我們是為了對方的感受而降低標準或提高標準,我們在乎自己,也在乎著對方,所以溝通,所以協調,而非按照對方的想法去扭曲了自己。


*******關於其他部分********
  

  有時候距離是孤單,當我發現跟你們距離遙遠或有所隔閡時,其實心裡是失落且難受的,但我仍然想要等著看事情發展,多等待一些訊息,讓自己可以客觀一些。
  

*****

  好多好多的好消息,好為你們而開心。不管多久沒見沒連絡,我都深深的祝福你們,要幸福,幸福常常久久。


*****

  也好希望你們,遇到你們靈魂的另一半,我每天每天都這樣幫你們祈禱。




  

    全站熱搜

    莫妮卡 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