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期間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想到生命的脆弱,還有,有些時候,一個人,有多無助。


  當初二,我一個人困在那裡,喊叫一陣後就知道不會有人來救我,我只能靠自己,或者......

  當初五,在桃園,一個人在家發高燒,除了躺在床上昏睡外,什麼都做不了,也沒有人能求助......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但彷彿,我身旁的人聽了我發生的事情後有截然不同反應,而他們這樣的反應帶來的感受也十分不同。
  

  「...然後我手割傷了,淤血到現在也還沒消...」
  說給好友們聽,大家都笑到不行。
  沒辦法,我說過我很有把發生在自己身上最悲慘的事情說的像最好笑的笑話一樣,還好他們都很捧場。




  「...然後我手割傷了,淤血到現在也還沒消...」
  我話還沒說完,他很緊張的牽著我的手,依著不太明亮的路燈照明檢視,說:「現在傷口還痛嘛?」
  「不會,其實不痛,祇是覺得很糗而已。」我笑笑的說。
  這是個朋友,偶爾一起吃飯、聊天,然後陪他走一段分手後調適與他對另一個女人新感情的萌芽過程。這是個特別的異性朋友,很輕鬆的可以談許多事情,又不帶有曖昧與期待。
  跟他相處是會讓女人覺得自己被珍惜被寵著的,他會注意許多細節並且先做到,很難不讓女人覺得感動與窩心,但因為我很清楚那只是他的習慣,加上我不是他的菜;而他也很清楚我想找的是結婚對象。就是這樣,彼此的界線很清楚,但卻能讓我學習自己逃避很久的課題。



  「...然後我手割傷了,淤血到現在也還沒消...
  他有點嚴肅的說:「自己要小心阿,不要光顧著拍照沒注意安全。」
  我與第三任分手後的風風雨雨曾讓我認真決定不要再跟前男友當朋友了,但後來的他卻是與第三任截然不同的特質。
  我們結束情人的關係,我調適了好一段時間,終於可以走到只是朋友-熟悉的朋友階段。
  那天見面,拿最近做的三款手工皂、紫雲膏還有幫他調的防蚊保濕噴霧給他,順便玩他買的新相機跟埃配。
  他還是那麼不藏私,當我有旅遊、攝影或器材問題問他,總能獲得對我而言最適切的答案,對我來說,他總是個特別的存在。若不是他,我想我不會發現自己曾有那麼多內在脆弱走不過去、有這麼多僵硬的人我分際。



  比起之前幾次分手後見面,我心情越來越自然且輕鬆。我也更清楚知道跟他交往時自己的困境在哪,然後能在這個時空回頭去理解也接受當時我不想妥協改變自己,也不想要他改變的心情。但即使是這麼多月後的現在,我還是只是理解他,關心他而不對彼此關係帶有期待。
  
  理解了,只是關係轉化,而不是終止與結束。
  




  


  其實,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有這麼多勇氣,不知道自己怎麼可以光靠自己就渡過許多事情;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有勇氣還是只是愛逞強。
  也或者其實我根本只是因為太專注於我想要的,所以常常忽略了別的,才讓自己陷入某些困境裡。

  最近,我打破了一些自己的原則,知道自己突破了,也不後悔這些決定。
  雖然我仍然需要時間好好沉澱一下,但我知道,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
  
  
  安東尼引用以馬內利修女的文字說:「友誼裡的愛人,是在為他人利益」、「友誼是愛情當中超越貪婪的部份」、「在真正的關係裡,我還是我,他還是他,但彼此都承認出自同一肉身,同一血緣,同一個獨特的人性,既奢華又脆弱」

  她說我的碎唸讓她想到以馬內利修女書中的這些文字,我回想到自己、自己與上面說的那些人的狀態,的確我並沒有想佔有的情緒,沒有想要促使或者讓關係照著我的欲望走的念頭,我只是順著當下、順著關係人與自己的互動去讓事情自然而然發生。


  我喜歡友誼裡的愛人這個說法。我愛著,以我的友誼愛著。因為我也如此愛著自己,所以,我把對自己的友善的愛映照在他們身上。

  而對前幾篇的同事而言,其實那也是另一種愛,哥德式的愛,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站熱搜

    莫妮卡 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