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7/16)晚上大約十一點多,開始覺得胃有點不太舒服,本以為應該是夜深了有點餓想吃消夜,但因為回來花蓮後重了一些,所以忍著不吃,也不太在意地繼續看書。

  一直到快一點,發現症狀慢慢的加重,確定是老毛病開始發作的前兆,趕忙吞了藥,讓自己臥躺休息一下。

 

  還好兩老這周末都不在家。

 

  不知道,已經一年多沒出現的毛病怎麼又在這時候冒出來?而且依照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經驗,這過程都要拖上至少八、九個小時,雖然有了胃藥可以在症狀初期就減緩,但我這次太晚發現(之前如果太晚吃藥,是幾乎沒有藥效的),不知道會不會改善?若不能改善,我應該又得自己一個人半夜去急診了......

 

  我開始認真的、好好的檢視了自己最近的狀態。

 

  壓力? 當然,胃病都跟壓力有正相關。

  肚子餓過頭? 我餓過頭會先血糖低,不會先胃不適,而且症狀是我很熟悉的......

  吃錯東西? 應該不會,晚餐是自己煮的,我確定沒有會有引發胃不適的食物。

  作息不正常? 本人作息很少有正常過。

  然後呢? 我就想不出來還有甚麼原因了...(緊張焦慮等等的,我在這裡一起歸類在壓力那一項中)

 

 

  OK,壓力。

  壓力從何而來,而且是我無法解決因應的人、事件、物引發的?

 

 

  我想那就是考試了。

 

 

  當初想準備的,一直都是九月的社福特考,這個月的考試只是想考個經驗,所以當時也沒有打算要在這個月的考試前把書全部看完。但是,就在前陣子,社福特考報名時,才發現社會工作類別並沒有缺額,只剩社會行政類別,而我本來就不想考社會行政(結果七月考試還不是報名社會行政類 = = ),因為我總還是想做直接服務。

  在確定九月的考試沒有名額,而我也沒要報名之後,我還是繼續看書,想著這次的考試邊準備著。

  但我心裡一直很清楚我考上的機率十分低,兩千多人的考試,成績要排名在38名內就先別提,最先要達到的標準,還是我必須每一科都要及格......

 

P1220166.JPG  

  (謝謝朋友送的這五張車票的祝福,我很感動~~)

 

 

  經過昨天(7/16)的震撼......

 

  所以我做了決定,即使我知道這決定會讓喵爸跟喵媽失望,還有朋友們感到疑惑。我承認,當我這麼做時,我心裡的感覺是:我覺得我好像辜負了他們這段期間的支持跟鼓勵,但我想壓力起源並非因為他們的支持與鼓勵,是我自己如何看待這整件事情因而產生的壓力

  不管是豪氣的支持我這段期間的相關費用的兩老、一直以各種方式協助我的朋友、還有特地買來追分成功車票送給我的朋友......我做了這個決定的剎那,真的有種好像對不起他們的感覺,所以又開始猶豫是不是真的要這樣?

 

  這種感到愧疚的情緒出現時,讓我胃又抽了好幾下。

 

  過了一會,我想到上周去雲林參加欸個小姐的婚宴,我們幾個好友在飯店互相抽牌的過程。

  我因為不知道要問甚麼,所以就抽了13張的牌陣,牌,在後面的建議跟提醒,就只有 要我 想做甚麼就做甚麼。

 

  感覺很任性。

 

  我生命裡不常有這種任性......這種要讓自己有背離別人期待的任性。

  但我的確需要讓自己學著不背負別人期待活著

 

  有部分是從小教育、部分也許是先天性格跟後天訓練使然,我總在生命裡,把別人放得比自己重要,許多事情會先以讓別人感到安全舒適為先;雖然我也常常有我行我素的決定,但都是在與別人無關的狀況下,也或許,我該學習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承擔別人的期待(而且是自以為別人會有的期待) (小小跑題一下:這對別人而言也許很簡單,但我也不需要跟別人比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歷程與課題,沒有兩個人會是完全相同的。就算是雙胞胎在相同環境長大,也會有先天氣質或人格特質而導致有不同思想與需面對的事情)

 

 

  當我做好決定,並且決定不要因此感到愧疚或不自在時,也許是藥效也正在作用著,我胃部的疼痛與不適感就漸漸地減緩了。

 

  而在打這篇文章之前,因為想把先前使用的舊NB回收,所以在整理舊NB裡的檔案,看到去年跟朋友對話的MSN紀錄,朋友說:我希望妳可以為自己笑。

  連帶也讓我想起另一個朋友說過的:不要太在意別人對你的評論,為自己多活一點。

 

  而經過了這晚,我才真正明白與體會了他們說兩句話,這些話真正的意思。

 

 

  最後,我就是決定要翹考了,不管你們怎麼想,啦啦啦啦啦~(喂,重點放錯了吧?)

 

 

  所以我周日可以去夏日市集了,還可以開鍋打皂了~

    莫妮卡 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