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跟我說,他覺得我身上那種"生人勿近"的氣息消了.
 生人勿近?
 我說:所以你們都...不是生的人?!


 我想這應該是那篇溫暖的年裡面講的的原因吧.
 
 我開始不需要那麼多的空間 
       那麼多的防備去阻止我不能面對的情況的發生
 
 我願意理解 也願意多給他人機會 去接近我
 


 朋友說:那內有惡犬呢?


 我:關門!放狗!!
 

    全站熱搜

    莫妮卡 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